用户名: 密 码: 注册用户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教师频道 » 教学随笔 » 正文

爱在灾区——一个教师志愿者的救灾日记

发布时间: 2016-06-24 20:07:34   作者:曹柒零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2016年6月24日,阜宁发生龙卷风冰雹灾害第二天,我中午几乎没休息,因为学校通知2点前进校园,继续参加抢险救灾义工活动,下午目标是板湖镇孔荡村。
        在进入通往孔荡村的路上,首先令我们肃穆的是,路两旁的白杨全都齐腰断折,有的还露出红色的内心。再往前走一段路,真正触目惊心,一座座房屋屋顶被掀翻,几乎没有幸免的。
       到达孔荡村后,根据现场负责人的指点 ,我们把所带物资统一放到指定地点,不需像上午在计桥村那样挨门逐户地分发了。然后,大家散开,步行深入农户,各自寻找需要帮助对象。
      灾区内,专业非专业的志愿者很多,到处可见抢险救灾现实场景。一眼望去,大片大片的塑料大棚倒塌,搭棚的支架横七竖八的歪在田里;遍地的西瓜,很多被砸得裂缝。我们还看到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电风扇散乱在瓜地里。塑料薄膜到处都有,东一块西一片的凌乱不堪。真是走近才看得清楚。这里房屋同路上看到的更不一样,这里是大片大片地坍塌,遍地碎砖碎瓦,惨烈不堪。
       这时,我看到一老妈妈在倒塌的屋前拾碎片,上前询问是否要帮助。她连声说:“那感谢不尽了。”于是许多人都来动手,搬的搬,铲的铲,小片的直接扔在洼地里。我们一边干活一边同老人攀谈起来。她已六十多岁,平时只一人在家。儿女知道消息正在赶回家的路上。昨日下午,老人在邻居家玩,看到大风来了,往家跑。刚进屋就听瓦片掉落的啪啪声,赶紧又往外跑。可是风太大了,人又站不稳,就用两手将头紧紧抱住,站在田里不由自主两边歪,整个人吓得都懵了。我问这儿有没有下冰雹,她都说不知道。她说这些时,比划当时动作,脸上现出惊恐的神色。我忽然意识到,灾后人们的心里阴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消失的。我们在帮他们整理家园时,与他们交谈,及时缓解他们的恐惧是多么的重要。特别是留守在家的老弱病残,更需要亲人快速回来陪伴!老人又去邻居那找来扫帚扫地把,我们打扫干净她家的屋前场地,老人露出笑容连声感谢。我走进屋内,四壁已不完整 房顶全空了,露出白亮亮的天空,一根破电棒悬在仅存的那根屋梁上,木质家具倚在半截山墙旁,看不清桌椅的痕迹。卧室位置,布满灰尘的蚊帐斜塌在半截床上,人无法靠近。走出屋子,同事提醒我小心墙上面的碎瓦片。
        我们离开这家时,旁边邻居门前的小路上,专业人员也刚好搭成了帐篷。我们也想为老人搭一个,一问才知,每个组只能搭五个帐篷,现在帐篷已全用完了,大家只好作罢。
       继续寻找,却见到了几个外国人。他们见到我们,随即采访我一个老本家同事,问我们为何来,自发的还是有组织的,有多少人,打算做多长时间等等。原来他们是澳大利亚人,什么半岛电视台的。想到外国人都能在极短时间到达灾区,并深入一线进行报道真不容易,我们不禁敬佩他们如此敬业。
       接受完采访,不见其他同事,我俩回头走。走至半路,突然听到同事叫我们。走过横七竖八的白杨树,来到另一户农家。原来他们正在帮着收场地上的粮食,我们也就参与进来。口袋倒是新的,只是没有工具。我们几个女的就空手将场地上的水稻扒进口袋。男同事则帮着将碎砖瓦间的粮食口袋一一抬进大屋仅存的一间房子内。没有扁担和绳索,只能空手抬,两人一组。可是,粮食太多,男同事们全都满头满脸的汗。有的人汗水直往下滴,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冯老师脸涨得通红,精疲力竭也没停手。全都运完,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就往回走,寻找先前停在路边的车辆。
       离开孔荡村,我们到镇上又买了些物资送去镇中心小学临时安置点。
       晚上到家简单地吃了晚饭,去浴室洗澡,同事笑我身上成了明显的马夹。虽然膀子火辣辣的疼,这个暑假没指望变白了,但我心里一点也不后悔。
 

注:本文发表在《阜宁日报》2016年6月30日第3版、阜宁教育微信公众号2016年7月4日、阜宁教育网2016年6月27日、醉里挑灯文学论坛2016年6月30日盐阜在线2016年6月27日。

Tags: 本文暂无Tags!